丁方的风景

471
文/彭锋

在当代艺术界中,架上绘画已经淡出中心。以风景为题材的架上绘画,更是难得一见。丁方风景,如同在平地上隆起的高山,格外醒目。是什么原因,让丁方对风景绘画乐此不疲?是什么原因,让我们在丁方的风景画前流连忘返?

丁方的风景不同于17、18世纪荷兰画家们笔下的风景。在四百年前,荷兰画家们把风景当作自然的镜子。他们用简单平实的手法画出的海景,却是那么引入入胜。被压得极低的平静地展开的海面,装点着几艘帆船,再饰以漫天的云霞雾霭,荷兰画家们完全沉醉在笔下的优美画卷之中,以至于将自己的存在弃之不顾。丁方的风景不是对自然的忠实写照,而是对自然的揭示和拷问。在丁方的笔下,自然仿佛被扒光了表皮,露出自己的筋肉和血脉。当然,它们不仅是自然的,也是文化的,更是画家自己的。

丁方的风景不同于18、19世纪欧洲浪漫派画家笔下的风景。富于探险精神的现代欧洲人在跟自然的搏斗中赢得了最初的胜利,他们的画家开始在世界范围内猎奇,寻找让人震撼的崇高的风景。悬崖峭壁和狂风骇浪,足以让画面里的人物匍匐不前,但却激发了画面外的人们更大的激情和斗志。丁方的风景具有浪漫主义风景中的崇高精神,但背后隐含的是浓厚的悲剧色彩。在丁方的风景中,没有个体的位置。丁方没有现代欧洲人那么乐观,他的画面传达的是人类与自然的磨砺,以及这种难分胜负的磨砺所留下遗迹。它们既可以被读作自然和人类的颂词,也可以被读作自然和人类的挽歌。

丁方的风景不同于19、20世纪的印象派、象征主义和表现主义风景。印象派风景有些琐碎,象征主义风景稍嫌简单,表现主义风景难免粗率。丁方的风景不去捕捉光影留在视网膜上的印记,他没有为这种稍纵即逝的视觉幻象迷惑。相反,丁方力图发掘某种的永恒的东西,某种经过时间洗礼之后剩下的痕迹。丁方的风景有些象征主义色彩,尤其是与某些宗教精神有某种内在关系,但是丁方的风景不是对具体的宗教教义的图解,而是肉身化的表达。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丁方的风景接近表现主义。但是,与西方表现主义绘画喜欢表现个人怪诞经验不同,丁方的风景表现的是人类的受难和奋争,是某种超越个人的普遍情感。

细心的读者还会发现,丁方的风景与中国传统山水画有某种关系。比如,它们都强调胸中丘壑或意象的营造,都喜欢突出笔触、笔势以及由此而形成的气势和气象,而不是对客观景象的描摹。但是,丁方的风景与传统山水画的不同更是显而易见。在传统山水画中,我们很少见到丁方风景中的强大力量和光芒。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丁方的风景是很难归类的,它是在回望绘画历史的基础上融合众家之长的产物。丁方是当今少有的学者型的画家。他不仅对绘画技法的历史有深入的研究,而且能够深入到更大的社会史和文化史的背景中来理解艺术。丁方从不担心自己的艺术不够前卫,他希望留下来的并不是个人的聪明才智,而是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去发现属于人类的具有永恒价值的东西。在这个盛行微观叙事的时代,丁方的风景难免宏大叙事的指责。但是,与自然、人类、历史、文化等等有关的宏大叙事本身并无可厚非。人们担忧的是,宏大叙事通常难免虚假高调之嫌。但是,丁方用他坚持不懈的阅读和行走告诉我们,他的画面所传达的,正是他在世世代代先人们于其生息的大地上所看到的景象。惯于在历史文献和人文地理中行走的丁方,用他的辛劳和受难,以身体的极限与先人沟通,从而获得超越时空的见地。在这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丁方所创造的风景,是人类共有的风景。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