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宫:庞茂琨艺术中的视觉秩序与图像生产

524
文/盛葳

庞茂琨的近作显示出他对"视觉"、"图像"、"绘画"自身的兴趣与研究。这是一个关于"观看"的主题,这一主题包含着宽阔的当代学术视野。福柯对观看与权力的研究,拉康对"凝视"的深化,大卫·霍克尼对制像术革命性的观点……构成了讨论庞茂琨新作的基础。如果通过这样的逻辑,重新去看待他从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关于镜像的绘画、自画像,以及近些年的"镜花缘"系列和最近关于互视镜像、自拍系列的作品,可能会有不同的意义。

在"镜花缘"系列中,庞茂琨制造了一个镜子之间相互反射的无穷空间,从视觉秩序的角度看,观众很容易寻找到自我观看的起点,却永远无法找到其终点。"镜像"不再是默认的、先验合法的"再现",而是艺术家专门提示出来加以讨论的"问题",迫使观众必须首先去寻找原因,而不仅仅是审美。"凝视"不是单向度的,而是在关系中存在的。凝视是自我观看,也是他者化的自我观看,凝视意味着权力,意味着权力的规训。
 
庞茂琨有为数不少的自画像,它们不仅是"客观"的在描绘自我,更是对自我的期待和欲望投射。同时,在艺术家创作的一系列与"自拍"有关的作品中,并不仅仅展示出技术的进步、生活的变化或流行时尚的当代现实,相反,他意识到其中所隐藏的、通过"看"与"被看",通过媒介传播所引发的潜在主题。几乎所有的自拍照都被图像软件修改过,修改的目的是并非是为了自己满意,而是为了满足他人/社会对"我"的观看欲望。

因此,庞茂琨的兴趣并不在"再现"神话或现实,而是其中隐藏的视觉秩序。无论是自我观看,还是我看他、他看我,都遵循着"凝视"的规则,在多重"凝视"的背后,展现的是不同的欲望投射,这些欲望不仅是原始的力比多,也同包含着整个现代社会带来的权力诉求。这些作品,并不简单遵循着"再现"的原则,而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图像迷宫,而维系其完整性的因素,则是庞茂琨的视觉秩序。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