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王岚

2017.04.21
皋唱
12

在当今书坛,能称为夫妻书法家的本就不多,而在书法造诣上达到管峻、王岚夫妇这样高度的更是凤毛麟角了,于是有好事者戏称他们为当今书坛的神雕侠侣。这样的誉传是否合适我们且不去评判,但个中的王岚,其人其字却是确有侠性的,侠在其实,侠在其诚,侠在其豪爽之气。

初见王岚时,还是少年时代的一次远观,记忆中的影像不多:高挑的身材,长发,瓜子脸,大眼睛,身着白底小碎花衬衫。彼时因为她随父刚从乡镇迁入响水县城,整个人朴实得有点土气。后来我们成了邻居,在南京又成了同事,也就熟悉得成了朋友。如今的王岚已是个有知性品位的女人,土气自然是难觅一丝的。但这样的蜕变不是忘本的,而是谦逊的、有根的,乡土气息孕育的那份做人做事的实在感,似乎已刻在她的骨子里,从未离开,让人不经意间就能感受得到。

有人说,王岚的书法成就于其天赋中对书法的灵性,这点说得没错,但我更以为在王岚的天赋中更多的还是那种阿甘式的踏实与坚持。十九岁认识夫君管峻才开始习书的她,一脚踏进这笔墨林便一发不可收拾。师从南艺黄惇教授,认真研习临摹先贤圣手法贴,近三十年无论寒暑,一直笔耕不辍,使其书法创作有了非常坚实的基础。因而,观王岚的字,无论是古典隽秀的楷隶,还是飘逸有致的草书,你都会有一种踏实安定之感,细品似乎字字都有敦实的马步。字如人、人如字,实在的王岚亦是不图虚名的,去年某电视栏目在给她做专题时,为了加强宣传效果,希望她的夫君中国书法研究院院长管峻能在节目中说上几句,对此,她明确拒绝了。是的,这就是王岚,实实在在的王岚。

人性的实在通常都能结出真诚的果,王岚并无例外。她本就是一个真诚的人,一个真诚到就是你骗了她她也不会去骗你的人。这份诚意不仅及予她的父母、她的女儿、她的丈夫、她的兄弟姐妹,也及予她的亲朋、以及她身边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可以说大凡接触过她的人都能体会到这份诚意。她也将这份诚意浸染在墨香之中,于是你也能从她的作品中读出她之予每一位观者的真诚。你对书法懂也罢不懂也罢,你都能体会到她作品所透出的那种极具亲和力的美感。这是一种属于大众的美感,这样的美感来自于她对历朝历代民众所认同经典的传承。在传承之路上,她又是虔诚的,一以贯之而从不东张西望,她以一颗敬畏之心面对先贤,认真地从他们那里汲取精华,然后在经年岁月的累积与砥砺中形成其作品特有的气质:不娇柔、不造作、亦不咋咋呼呼,自然随性而有矩,仿佛禅意中绽放的一朵静莲,优雅、真诚、友善。这样的美感正是我们大众所需要的,也是这个躁动的时代所需要的。

王岚是个行草楷隶皆能上手的书家,但最动人还是她的小楷和狂草。对此,她的师兄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陈金纯有这般评价:小楷绝有绳墨,草书奇不逾矩。小楷体现的是王岚的柔美典雅的特征,而狂草更多地表现了王岚的才情和对艺术的感知。观王岚的作品,如果你是先品她的小楷,而后去赏她的狂草,那你就先准备好一份诧然吧。你的思维会在陡直的转换中有些跟不上,仿佛山间舒缓的溪流遇到了峭壁,瞬间跌落成了直下三千尺的瀑布。明明刚刚看到的还是女人的细腻灵秀,怎么突然间变成了男子般的豪情万丈,你甚至会在这些许震撼中有点疑问:如此反差的艺术,会出自一个纤弱女子之手吗。

在王岚的小楷和狂草中,我更喜欢她的狂草,有酒气也有剑气,酒剑之气在浓淡疏密间又汇聚成了一种磅礴气势,让人观来有酣畅淋漓之感。“万里横戈探虎穴,三杯拔剑舞龙泉。”这是李白的诗句,我以为这也是王岚狂草的韵之所在。一个女子的笔下怎会生出这般的力量,这绝不会是后天能练就来的,一定是源自天性中的某种东西。有人说王岚八字命属庚金,注定就是个大气、爽直、有侠性之人。这种宿命的说法当然没必要去迷信,但现实中的王岚确是一个大气爽直之人,为人慷慨,朋友中有事找她帮忙,她都会尽力而为,而且不图什么回报,完全是出于她乐善的本心。王岚是个女人,也是个有气度女人,无论为人还是写字。

如今是个和谐的时代,所谓江湖只是个传说,但书家王岚不是,你看她正裹着一股侠气走近你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