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画甘肃

2017.07.17
张雨
17

祖国西部的甘肃省大部分地区古时属于雍梁二州,称雍梁之地,丝绸之路三千里,华夏文明八千年。位于丝绸之路黄金段的甘肃省兰州市的凤凰山,颜色丰富,绚丽中带着一种沉厚。白银市景泰县的黄河石林,张掖市的七彩丹霞,冰沟丹霞,造型奇异,千姿百态,这些被艺术家往往忽略的荒寒之地,无论是绵延千年的中国山水画还是其它艺术表现都基本无人涉足。

第一次去甘肃是在2016年春天,我和二十多位同学跟随清华美院杜大恺先生来到杏花村写生。

杏花村位于甘肃省兰州市永登县东南部树屏镇,离永登县城有60公里,距兰州市20公里左右,因盛产杏子而得名,兰州的山不同于之前所见过的山,没有太行的雄威,没有桂林的秀丽,没有黄山的奇绝。这里的山是干涩的,干涩的见不到任何绿色植被,没有了树木的掩饰,使得山形裸露的更加凹凸有致。这里山的纹理是五彩的,片片的红夹杂着条条的绿,红与绿的交错,山势地貌,颜色,质地,肌理都有它的特殊性。第一次见到它就被深深吸引住了,有了强烈的写生欲望,但是这里的山古人没有画过,也无从借鉴,所以我写生面对现场的各种物像,首先想到要完全根据自己对这种地形地貌的直观感受,用创造性的语言和方法去表达,包括色彩,尽可能的把现场的直观感受呈现在画面上,这是我这次写生的最大收获。

甘肃归来后,创作激情不减。连续画了一系列的《雍梁印象系列》作品,为了深刻了解丹霞地貌,这年的七月份和十月份,分别又去了张掖市的丹霞地貌地质公园,白银市景泰县黄河石林采风,对那里的山,有了更近一步的了解和深刻感受,更加丰富了我的创作题材。

真正的艺术家不能是单靠勤学苦练,那只是解决技术,熟练技巧。要想创作出精品力作主要依托创作主体的开悟,顿悟!就是要有悟性!依托对万事万物的理解和直觉表现来表达最直接的感受,而不是概念化,俗套路,机械化的去创作,要有思想。学习传统不是为了复制古人的作品。对于传统我的想法是要把他的优点吸收进来,要学以致用。中国山水画的全景式构图,笔墨上的浑厚华滋等各种优势融入到创作中去,画出大气象的,有时代面貌的作品,中国画讲诗情画意,意境是对“藏”的的诠释,意境是对“意”的解读,意境是对“境的营造”。意境是中国画的灵魂,对于意境的营造可以说是国画家毕生都要追求的艺术境界。李可染说“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庄子有云:“入乎其内,出乎其外”就是对自我的思考。大到宇宙小到个体,自然界万事万物都有规律可寻,这就是老子所谓的道。

范宽早年师从荆浩、李成,后感悟“与其师人,不若师诸造化”,而能自出机杼,遂移居终南太华山中,长期观摩写生,山川气势尽收胸臆,终成一代大师

清.石涛:无法乃至法。又说“古之须眉,不能生在我之面目,古之腹肠,不能安入我之肺腑,揭我之须眉”笔墨当随时代等”。不断创新是艺术发现的规律,随着时代而发展是艺术创作的主旋律。 绘画,是从内心流露的艺术表现。古质难沿,今情难抑已成定局。面对于此,古之“六法”已难容纳,殊象之众“能、神、逸”已不能释然,时值于此,非超越历史,面对未来,另图新制,难有作为。

所以,处在当代的我们需要不断寻找新的笔墨语言,依托中国大哲学环境以及自我与生活的感悟,这样才能创作出来有自己思想个性的作品。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