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意的存在 说赵关键油画艺术

2018.03.12
伍鹏飞
26

诗意的存在

文/伍鹏飞

写实油画的“诗化”已成为当代写实油画的一个发展脉络,更具体地说,它是写实绘画的一种意象转换,寻觅柔润,追求和谐,表达象征,融入浪漫,抒发情感,凸显韵味。

作为80写实画派的重要成员之一,赵关键的油画题材一类是青春少女的形象,作品中的少女无论是个体或是是群像,都力求表达强烈的精神诉求和诗意存在,这一点我们从作品的命名、画面的造型追求和含蓄内敛的色彩都可以看出。另一类是充满光感的静物题材,鳜鱼,金属器皿,水果等,画面强调一束从某个方向投射过的悠悠的光线,仿佛圣光是画面有了诗意的神秘,本来平淡的物象的顿时充满了生命。 

了解古典油画的人都知道,文艺复兴时代的画家作品更多是靠坚实的素描作支撑,以强烈的光影对比塑造形象,并不刻意追求色彩的冷暖变化。他在深刻认识西方古典油画技法的基础上又有自己独到的理解。他的画面造型毋庸置疑,是脱胎于学院派的坚实功力,力求真实的唯美。色彩则是随形体的转折起伏而变化,是紧扣于形体的色彩,并非仅是素描的明暗,更不是过于浮夸的印象色彩。这其中饱含的色彩冷暖变化微妙的落地无声,似乎它本来如此。

令人惊讶的是,在这个浮躁的艺术消费时代,他的作品绝非停留在对造型的技巧表现和画面的一般审美追求上,而是处处浸淫着对现实的种种不安和思考。与其他画家教科书般的摆弄模特的姿态不同,他的画面中的造型更像是对人物不经意的神情捕捉,给我们呈现出的是一个“异常真实”的视觉存在,同时他擅长将人物置身于隐喻的场景中,飘动的窗幔、滋生的藤蔓、飘落的花瓣、空寂的大海,无不诉说着各自的心声,与其说这是对画面诗意的追求,毋宁说是自我对世界认识的意识体现。

叶儿又绿,玉兰花开,我的思念,溢满大海。画家敏感地捕捉生命的变迁无常,借用指缝间流逝着青春的岁月,带我们感受到了对生命的那一份从容与安然。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

温馨提示
这个就是提醒的内容
登录

请使用微信扫二维码登录“艺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