率直 朴醇 真实——田助仁作品赏析

2018.08.23
吴乐四
95

有人说,现代水墨人物借鉴和吸收西法以充实国画人物画的表现手法,导致了人物画笔墨传统的失落,由此,写实的中国人物画“西化了”,缺少民族精神。还有人认为,我国现代人物画坚持的写实方法和传达的现实主义精神,是陈旧的绘画形式,与西方现代艺术背向而行,因而缺乏现代性。对此,徐悲鸿在《中国画改良论》曾说:“古法之佳者守之,垂绝者继之,不佳者改之,未足者增之,西方画之可采入者融之”。

《西双版纳风情》180-190.webp.jpg

《西双版纳风情》180×190cm


翻开《田助仁国画选》,心中油然产生对我国现代水墨人物画的一种自豪感。在这个领域辛勤耕耘了数年的田助仁,是我国当代具有代表性的水墨人物画家之一,是一位在中国人物画领域很有影响力的画家。他的画作大多以西部人文景观为主题,西部的田园、山川、牧人、草原、乌鞘岭秋雪、朴素率真的风土人情赋予他丰富的生活基础,也是他最大的“天份”。借鉴西法,不丢传统,他成功地塑造了许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形象:藏区老人、傣族老太、牧马人、高原母女、湖上小儿童、少年男女深邃清澈充满了希望之光的明眸、老迈者浑浊茫然甚至略带空洞呆滞的笃定眼神......他不仅仅停留在严谨的造型能力以及轻松纵肆的笔墨技巧中,而是进入到哲学、心理学、社会学,符号学等综合学科的研究,在千差万别的人物形态中,找到了绘声绘色、勾魂摄魄的具有不可重复、不可替代的独特个性和活脱脱的生命形象,栩栩如生地反映出内心对描画对象的智慧表现和对生命的关爱。鲜明的人物个性呼之欲出、惟妙惟肖,将人间的千奇百态尽情的展示出来,让我们百看不厌,回味无穷。他的审美理想和艺术追求,在许多方面和20世纪以来前辈和同辈杰出艺术家有相同之处,但在题材内容和形式语言上却有自己的认识和理解,作品有独特的个性面貌。

听溪68-68.JPG

《听溪》68×68


“知之深、则爱之切”。只有怀着对艺术的虔诚,加上聪明的悟性和勤奋,才能够激发出艺术上的无限智慧。驻足于田助仁每一幅背景简约的画作前,都看得出他游历四方、深入生活的袤远神思。虽无关波澜壮阔,但那些深入生活、扎根西部胞民的细致观察后,于常态的生活细节中灵动的捕捉,水墨线条集于情感投射的融合,别出心裁的取景构图,眼眉神态的传神运笔,几乎都隐匿了田助仁刻意雕琢的笔意,祛除矫揉造作的朴拙和真实,所呈现出的西部胞民雪域高原的“精、气、神”。尤其是,看着那种画间没有波澜起伏,人物却见高原壮阔的意蕴,不觉中便生出一种由内而发的被带入感,与画中同胞建立自觉的情感共鸣,共同笼罩在少有的温厚文化情怀里。当前,我国正处在物质获得极大丰富的消费主义时期,人们信仰的危机、观念的混乱,以及在经商大潮和西方现代文化大潮的冲击下,画家心态的浮躁、趋利、茫然,均是人物画发展的不利因素。趣味性,愉悦性及纯艺术性的追求,成为当今画坛的主要倾向。题材小巧,口味庸俗,内容空泛,表现柔弱。虽然笔墨技巧娴熟、但缺少思想内涵和精神底蕴。人物画本是社会存在的反映,但现状却在回避和淡化着社会现实生活。我相信,在自由宽松的艺术创作氛围中,肯定会有一批有真知灼见的真诚的艺术家,沉下心来在寂寞而艰辛的道路上锤炼艺术。田助仁就是如此!他全凭着艺术家的直觉和良心,深刻洞察社会和人生,借助于人的题材畅抒阳刚大气,创作出形象丰满、刻画入微、内涵充实、无愧于时代的人物画作品。在田助仁里的水墨画作面前,你感觉不到咄咄逼人的气势,却有一种悠远的情思。其作品,追求一种清雅之韵,着眼点已不是表现物象的质感,而是以笔墨来表现人物的美感魅力。其画作不愠不火,无脂无媚,远离张狂和浮躁,更多的是画中流露出的浓浓的文人气息。

心雨200-180.jpg

《心雨》200×180cm


田助仁为人朴实憨厚,不善言表,勤学务实。经过长期奋斗,在艺术上取得成就,他深知,虽然自己为此付出了无数艰辛,但时代的给予,改革开放大潮的激励,诸多贤者的助力,被描写对象的支持与配合,是他永远不会忘怀的。身处当代的田助仁,民族文化的精粹已经融入了他的血脉之中,他既是一位回望传统的画家,同时又是一位拥抱现实生活的画家,更是一位正在探求水墨画新的表达方式的画家。他低调做人,诚实做画,作品中有真挚、质朴之情,有为人民歌唱的浓浓之意,有为中国现代人物画复兴探索的志气。我相信,他的艺术还会在探索和变革中展示新的光彩!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

温馨提示
这个就是提醒的内容
登录

请使用微信扫二维码登录“艺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