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幅苍辣写高原

2019.04.23
马钧
17

                               满幅苍辣写高原    

  多年前初次看见侯海森的笔墨山水,惊讶于他的多才:在供职于一家企业之外,业余还不时写些散文、小说;再后来,知道他还怀有画才。这画才若追溯起来,已在他幼年时代的喜好画画上见出端倪。工作以后,在八十年代他曾就读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师从马西光先生学习基础技法,受教于西安国画院侯自强先生。中间因为工作繁忙,画画自然就变得时断时续。这些年他又重捡旧业,再续画缘。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何况我已经有好几年没看他的画了,再次看见他画的新作品,无论水墨的技法、线条质量、画面经营都上了好几个台阶。旧时的基础,再加上现在的悟性、眼界,侯海森的山水画已经具有了自家一番气象。

  大致看,他的水墨作品有两个类型,一类属于小品,形制上尺寸也偏小,题材多半采用古代清幽、萧逸的画境、画意,笔墨上偏喜清简。这类充满慕古气息的画作,大抵多半用于友人清玩、消闲,看得出画家创作时也处于极其放松的状态。所以这类画偏于以笔墨的趣味和画面的优游、闲逸之境取胜,属于笔墨小品,也可以说是侯海森腕下墨与线舒缓弹奏的轻音乐。另一类属于他纯正的创作,不单画面尺寸放大,关键是画境、画意都很壮阔、宏大,满幅精气舒放,笔下透着一股子野逸爽辣的心气。在意境和画意上,他勾画、点染的是高原浑茫、荒旷的形貌。虽说他也常跑到青海大地上那些有特色的山原野岭之地写生,但他更快意的创作路径是将写生所得和自己的胸襟意念融合起来。看他的山水线条,他的皴擦勾勒,我们能感受到一种浑厚、静穆的情愫涌荡在画幅的各个部分,即便是被山林掩映的藏式砌石建筑,还是二三牧人、三五牛羊,最终也和那高旷的视觉空间化合成一种高原的气象。尤其是其中的一些大笔触,大的点染,让人能感受到雄浑的韵律,那已经不是轻音乐中的小情绪了,已经升华为大的胸臆,一种线与墨的交响。古典卷轴里的山水多为寒荒、枯寂之境,仿佛是要把观画者带入超越尘世的虚渺心地里。侯海森的水墨山水,没有这种枯败之气,而是人和自然融融祥和的境界,是一种有温度的山水世界。我以为这一类型的画作是侯海森最具有价值的笔墨,它透出的是一个地域、一个时代、一个个体的某种精、气、神。其绘画技艺、修养在其中的展现是综合性地铺展开来的。假以时日,必有更精到、更具个性的画作,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

温馨提示
这个就是提醒的内容
登录

请使用微信扫二维码登录“艺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