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昌龙 | 小窗幽记所引发的私人情趣

2019.05.26
关塘
14

裴昌龙 | 小窗幽记所引发的私人情趣



——哇,裴昌龙的画好好看哦!颜色真的好好看耶!

——这个男人倍儿帅!倍儿爷们!


在人潮流水中,擦肩而过时,他们值得你回头再多看一眼,这样的活物“作品”,显然,造物主造得很成功,才让视觉动物们突发惊叹,荡起如此这般的情趣感受。只是表达浅于表面,粗俗了些。然而,某些粗俗不正是高端情趣的引子吗?


现代婉约派诗人吴桂君有一首诗《喜欢一个人》说得特别好,其中几句:“喜欢一个人,始于颜值,陷于才华,忠于人品,痴于肉体,迷于声音,醉于深情。”字里行间,无不表达“情趣”两个字蕴意。在文前那三句,说的就是“颜值”,在不够了解这人这物的情况下,好看是第一位。


——好看!那么我们才继续了解其他。社会经济的发展,生活节奏加快,人的压力不自觉的增大,莫名狂躁,了解事物的耐心渐渐被生活磨得个殆尽,便有意自我告知“当下很现实”。


裴昌龙的艺术作品处处充斥着“很现实”,巧妙地赋予它别样的寓意,既满足了观者的视觉需求,又能激发出生活以外的思考;他有专属自己的形象符号表达,让人一看,色彩我喜欢,内容荒诞离奇独特,我也喜欢。他能准确地挑起观者的“情趣”,并迅速与之调情,形成精神互动。


裴昌龙的画作很多,2017年他的个展《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线下展出一百多张作品,题材缤纷多样,有“书”系列,“眼泪”系列,“桃花”系列,“骨头”系列等等,让人近距离看到他的别出一格。2019年5月,知山美术馆线上展馆开馆,在众多艺术家中首选了裴昌龙的作品,拟展题为《小窗幽记》,于5月4日展出。知山美术馆创始人宋康先生及策展人沙鑫先生表示:之所以选择裴昌龙的作品,是因他呈现的艺术有无限的情趣和感染力,既有传统美学的承续,又“别出一格”另拓新意。


▲小窗幽记——裴昌龙个展 海报

▲呼吸 no.1&2 57×76cm 2018


《小窗幽记》,简而言之:透过微型窗户往里看展馆,曲径通幽处,裴昌龙的艺术作品回旋往返,一画一记,绘画雕塑装置,全新呈现。这个创意展馆,让人有在三位空间俯视二位空间事物的既视感。这个展览创意,强调艺术品之外还有一重展馆艺术,里里外外都有戏,都有看头,将情趣加升一级。说白了,小窗幽记,顾名思“歧”义——赤裸裸的窥看!透过微型展场,聚焦艺术作品本质。


本次《小窗幽记》裴昌龙作品展,相信每个围观者的感受和解读各有不同,有的人看到创意,有的人看到深意,有的人看到情意。如看《红楼梦》,有人看到宝黛凄美爱情,有人看到兴衰沉浮时代交替,有人只看到日常叨叨絮语。诚然,那些围观百态,所体现出的异同感受,说明作品立得住,耐看,是有持续不衰的生命力体质。这才是好作品。


《小窗幽记》前后,分别听、见两个人的说话。


在电影、电视剧美术行业工作几十年的徐嗨(海)先生,经手设计的影视剧作品有《客家风云》、《妇道》等,关于欣赏艺术作品,他说欣赏者大体分有几类人,一类是:嗯,好看。一类是:看不懂。一类是:欣赏画境时推敲作者内心的表达,吸收作者艺术养分,寻找共鸣点,释放内心情感。徐先生准备导演一部电影,在做方案时,我推荐裴昌龙的画作,让作为电影海报元素,徐先生看了裴昌龙的作品后,跟我通电话惊叹说:这个画作的作者用色大胆,就红色、粉红色,别人用了一不小心就特别俗,会不耐看,可这位画作者那些颜色艳而不俗,思想意义荒诞奇妙,让人浮想联翩,可嘉的地方是他笔触过渡那些技法,颜墨不浓不淡,恰到好处。我推荐裴昌龙的作品,就是“桃花”系列的其中几张。


桃花01&02 | 30×40cm 纸本水彩 2016 


桃花03&04 | 30×40cm 纸本水彩 2016 


上海宽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监古一婷小姐,多次购买收藏裴昌龙的原作作品,除了自己收藏,还寄礼送人。是裴昌龙艺术作品收藏金主铁粉之一。在她的办公室里,就挂放裴昌龙两张大画,有一次接待客户,客户一进门看到画,频频赞赏她有品位。我相信,她的客户说的是真心话。作为投资行业的精英,她走过11个国家,110个地区,她的品位,对得上她走过的那一路世界版图。在《小窗幽记》作品上线发布后,看到古一婷小姐特意对裴昌龙一张作品作了点评解读。


古一婷的解读原话如下:

“在印度神话里,鸟神Garuda是保护神毗湿奴的座骑,也是印尼航空的标志,蛇神Nag a是佛祖修行时候保护他帮他挡雨的神兽,所以这一幅画非常非常有意思。”


▲艺术家裴昌龙与古一婷女士朋友圈对话截图


所以说,有人看到创意,有人看到深意,有人看到情意。无一例外,俱是情趣所动。不然,无情之作,怎能动人,怎会入心?裴昌龙的作品,用了浓情,只须轻挑微拨,点弄即止,喜欢其作品色彩的,拿去!喜欢画面意思的,尽情解读,释放情怀。


毕加索说过:“艺术并不是真理。艺术是谎言,然而这种谎言能教育我们去认识真理。”


康定斯基也说过:“绘画有两种,一种为物质的,一种为精神的。”“那些擅长于表现技巧的艺术家则不能称真正的艺术家,因为他们的目的是在于满足人的欲望……”

米开朗基罗更是说:“艺术家用脑,而不是用手去画。”


裴昌龙的作品,不管是《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还是《小窗幽记》,他都用脑用心去绘作,深度围观解读的人,或许,都看清,明晰了。


即便懒于思考,过过眼瘾,那些色彩也未为不可。


关塘

2019年5月6日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

温馨提示
这个就是提醒的内容
登录

请使用微信扫二维码登录“艺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