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苞初结水晶丸 ——谈李厚岑的绘画艺术

2020.09.14
湖南省美术馆 石又文
7

荔枝题材是古今文学艺术作品的常见题材,最知名的诗句莫过于唐朝诗人杜牧的《过华清宫绝句》:“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 荔枝寓利子利孙,聪明伶俐之意,我国最早有荔枝画传世的画家是宋徽宗,近现代艺术大师中齐白石的荔枝也独具一格,成为其标志性的花果作品。

 

李厚岑近年来的主攻方向是超写实油画,他把荔枝作为绘画的主要题材,正是在这种文化基因中一脉相承的艺术创作。他常采用传统工笔画荔枝作为背景,借用中国画题跋和落款的形式,试图将中西方绘画进行对比和嫁接,在超写实油画作品中表达出东方的审美情趣和意蕴。

 

他的荔枝尤为注重质感,果肉的晶莹剔透、果壳表面的凹凸,都是他表现的着重点。画面中一两颗剥开的荔枝露出半透明凝脂状的果肉,光滑温润,让人不禁联想到宋徽宗对于荔枝的描述:“玉液乍凝仙掌露,绛苞初结水晶丸。”可见荔枝虽然为夏季时令水果,但却因形象出众、味道丰富而与其他瓜果不同,为人赋予更加深刻的含义。画面中果叶碧绿肥厚,光亮的表面和果皮的肌理产生色彩和质感的对比,在轻柔和煦的自然光下流露出沉静的气息。

十七世纪的“荷兰小画派”同样热衷于这样的场景,普普通通的一架风车、一把吉他、一座磨坊、一罐牛奶、一片林荫,都因其折射出和平与安宁的韵味而备受关注和欢迎。超写实绘画常常聚焦于静态的物象,力图展现出整个对象的细节、面貌,对画家的能力、信心、毅力、专注力有着极高的要求,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断地提升对绘画本体的认知。

 

李厚岑超写实油画作品中蕴含着一种淡淡的怀旧气息,这种情怀贯穿于他的题材,构图方式,光影运用,色彩控制的拿捏,一些在我们生活中已经消失的老物件常会出现在他的画面中,将个人经历转换为情感的表达,观者也能在其中感受到逝去时光的惆怅。

 

他的风景可见巴比松画派的影子,尤其注重光和空气感的探索,他描绘的中国江南氤氲湿润的景象,有江南独有的小桥流水,也有丘陵地带的农家池塘,一派兴趣盎然。

他的人物受西方早期古典主义风格影响,《红妆》中人物形象姿态安祥,整体简括,远处的天空衬托主体,展现了一位优雅端庄,内心宁静的藏族青年女子的形象。《秋香》则更倾向于服装质感和厚度的表现,少女表情、动作含蓄,光线柔和温馨,背景是单纯的整体色块,画面呈现出一种空灵的抒情气氛。

李厚岑曾在中国油画院受教于杨飞云院长,在油画院学习的经历使他不仅结识同样热爱绘画艺术的朋友,还在杨飞云、陈丹青、朱春林等油画大师的熏陶下,逐渐形成自己的艺术观。他认为真正的艺术最终与技术无关,是对自性真心的回归,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而所有的创作最终都始于真心,也归于真心,是一场自我的对话。在这种对艺术的热爱和辛勤付出的背后,相信他也能收获如荔枝一样香甜的成功喜悦。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

温馨提示
这个就是提醒的内容
登录

请使用微信扫二维码登录“艺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