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贵在有天赋 ——我看国柱的画

2020.09.29
李志钦(兰州职业技术学院艺术系教授)
15

  我看了国柱的话,突然想到了艺术界许多奇特的文化现象。70年代末改革开放初,我在老家崇信县秦剧团任美工,一个奇特的现象令我思考了许多年,那就是剧团的台柱子,民间艺人王金贵,他是一个唱花脸的角儿,在全县乃至陇东地区都有很高的声望。奇怪的是他一个字儿也不识,别人给他念几遍台词他就全记下了,而且唱腔字正腔圆、富有韵味,在陇东地区秦腔艺术界颇有影响。尤其他的经典角儿包公、花脸形象享誉陇原大地,老少皆知。又如我国豫剧艺术史上的一代宗师常香玉、评剧皇后新风霞等,他们从小五、六岁跟班学艺,没有上过学、读过书,但凭他们的天分跟师学艺,在各自领域做出了不朽的业绩, 成为了一代戏曲大师。美术史上也有先例,比如敦煌莫高窟的雕塑、壁画大都没有作者姓名,均为民间艺人所绘。山西永乐宫元代壁画有题记,是一个家族弟兄几人所绘,但创造的辉煌艺术令当今的艺术家叹为观止,研究者适用多种毛笔均不能画出一气呵成、没有接痕的账余衣纹线条,这至今是个谜。综上所述,说明了一个道理,不管何种职业都有它所需要的特种天分,艺术更是如此,这就是人类奇特文化现象产生的根源所在。

  由此我看到了国柱的水墨大写意画就不那么奇怪了,他虽然没有上过美术院校,但他有艺术天分,有超乎常人的艺术感悟,它还有长期跟师学艺的经历,他是我国当代水墨大写意山水名家蒋志鑫的外甥。他从小耳濡目染受蒋先生的影响深远,开始学画就与众不同,从写意入手,而不是从细描细绘的画法开始,从这点可以看出他的悟性和非凡的气质。当今的画坛水墨和大写意的精品凤毛麟角,除了利益(入展、获奖和销售)的驱使外,这种画法也有一定的难度,而且一般人很难掌握。段国柱在水墨大写意山水画方面,经过了多年的努力已达到可观的成绩。 近期看到他近百幅作品,使我大吃一惊,后生可畏。作品全是大笔头,写出笔墨朴拙、鲜活,富有节奏,画面气韵生动,很有灵气,这是中国水墨画的精神所在。当今的中国画作品大都是用笔尖画素描、画结构、画明暗效果图,去“做”去“描”。毛笔在宣纸上走不起来、躺不下去,从而就行不成笔韵、墨韵,画面没有节奏感,从而也就失去了东方艺术的内在神韵。可喜的是国柱的画笔走起来了,也能躺的下、提的起,运笔鲜活,富有韵律,光这点就了不得。他已裱画养家糊口,他完全可以细笔细描的画一些传统的、常人能接受的、能卖钱的作品,但他没有这样做,这一点勇气可嘉,让人敬佩。我和他舅父蒋志鑫是几十年的至友,学蒋者众多,但深得其精髓者甚少,国柱是老蒋的外甥,深得老蒋艺术的妙谛真传,且能勤奋努力,刻苦钻研。老蒋后继有人,我也很欣慰。

  我在北京参加过一次“李克染画派”研讨会,李氏画派的口号是“要画李家的山,李家的水,要像李家的样”。一个画派、画风的形成得有一批人跟随,这样才能发扬光大。老蒋独特的西部大写意画风在全国独树一帜,有其大批的跟随者,这也是符合艺术发展规律的。国柱是其中的姣姣者之一,当然他还很年轻,将来的路还很长,只要按现在的方式走下去,一定会有大的成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2014年5月8日于北京北郊慧龙居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

温馨提示
这个就是提醒的内容
登录

请使用微信扫二维码登录“艺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