敔堂印象

2016.12.06
李绪杰
312

纵笔漫涂神缱绻,游刀精刻意蹁跹。敔堂潜心艺海,尝以此语自况。

敔堂祖籍山东莱阳,丙辰吉月生于黑龙江宝清。其人既备北人之魁伟豪爽,又具南士之优雅清灵。予先识其印,叹为良工;后见其人,遂成至交。数年来,予所用之印多出其手,用于所藏碑帖佳拓、善本图籍并诸多出版物,得到文博界、艺术界及收藏界诸师友好评。予每览其印,方寸之间,气象千万,悦于心而爱于手。

印者,信也。文房诸事,可称最要,绝非点缀黑白之余事。故治印应兼及实用,据用途拟定印文、选定风格,再延良工治之,乃能去俗追古,不至与前人有河汉之别。一方印作佳否,见仁见智,但要者不外有二:一曰通六书。古文字由来有自,以今追古,倘有臆造杜撰,贻笑后世,岂能称佳?二曰分朱布白,独运匠心。思不正则言不顺,身不正行则歪,立意不高则下刀必俗。时人印不佳者、不雅者,皆犯此忌。敔堂依稿治印,时或十数易其稿,直至意合。刊刻奏刀,旁无罣碍,一丝不苟。每印一气呵成,自是其刀工善习。

今之锲家,艺有所宗,思有所为,行有所标,询非易事。敔堂书印宗吴仓石、徐袖海,所摹二贤佳构,几可乱真,入其门径,再则拟之神似。为窥大家堂奥,敔堂别开思路,亦致力于金石碑版、战国古玺、秦汉印封、西泠诸家印谱收藏与研习,此皆为其艺事本源。予所藏佳拓善本、金石碑版亦常为敔堂案头研读之物,由此支撑其创作不囿于一门一派,有出蓝之势。敔堂朱迹入选海内外各次大展,而其风骨不流于习俗、不媚于时风,实属难得。常见汉画砖石中之伏羲女娲,掌握规矩。盖无规矩,岂能成方圆哉。

敔堂客居京城,一切消费皆出刀斫笔伐,一刻刀、一毛颖,即可谋生于京畿,其才思与勤奋,毋庸置疑。而令予佩服者,乃其旁及音律,“敔堂”斋号之由来,亦因音律而生。艺事相通,此或为敔堂以篆刻饮誉印坛之秘诀乎?

敔堂所具艺术境界与浪漫情怀,为其特有之人文关怀,其印亦长久,其艺亦长久,其德亦长久!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

温馨提示
这个就是提醒的内容
登录

请使用微信扫二维码登录“艺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