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树一菩提

2016.12.20
75


2015/11/8 0:04:12

作者:朱金晨

 

 

  三毛写过“来生要做一棵树”,席慕蓉写过“一棵开花的树”,舒婷的“致橡树”更是家喻户晓了。斯源爱画树,而且在画布上写了许多年的树。我也想描写树,写那些斯源画出来的树。但写斯源其人不好写,评斯源其画更不好评,她的衣着、行为皆是古典的,兀自一人倚坐在小楼上,一袭淡雅的印着青花瓷的旗袍,活脱脱一位古典女性,所以怎么也想不明白,她的画笔下,怎么总是会散发着西方超现实主义和某种东方主义美学气质?但我却十分欣赏她的那些比美国艺术家波洛克的行动绘画更具有某种实验性的作品。她的画,标新立异,把女人都给画成了一棵棵妖娆的树,那是何等的荒诞离奇的想象,“是欲望的表达,是梦魇的阐述,还是寓言般的述说”?无人去解读女画家的画,也无法用语言诠释那每一幅画中所包孕的东西方文化碰撞与交融产生的思想火花。无论你是否接受她的画,但都不会否认:这是位画坛上的才女,更是个奇人。

 

  有人不大情愿认可斯源在画作上这种强烈表现自我的表现手法,显然他们与这个世界脱节了。他们不能树立强烈的现代意识,还囿守在旧有的审美范畴中,也就无法接受斯源这种在绘画的空间和时间上强调所谓的美学上的叙述功能。我以为:斯源的画给予我们最大的启迪是艺术家应该拥有现代的美学观念,否则,你就不可能欣赏毕加索的绘画,摩尔的雕塑,贝聿铭的建筑,奥尼尔的戏剧,卡夫卡的小说,德彪西的音乐……斯源爱画树,爱画女人树,千姿百态,独领风骚在画坛上,原来她已早认定自己原本就是一棵树。“其实,我们每个人心中都有棵菩提树。”  一树一菩提,一花一世界。写罢此文,翻看报纸,忽见一消息,说是台湾著名女评论家陈文茜携新书到上海与读者见面,书名又是树——《树,不见了》,看来女名人们都爱树,不过,斯源爱树爱得最为浓烈,最为张狂。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更多精彩,尽在艺评网

艺术家登录

扫描二维码
注册/登陆艺评网

温馨提示
这个就是提醒的内容
登录

请使用微信扫二维码登录“艺评网”